老王是个90后,前年大学毕业后,他在省城的一家国企安定下来。

  从老家到济南读书和工作,他实现了人生的第一个转变。而去年买房后,他正式在济南安家落户,结束了济漂的身份,实现了人生的第二个转变。

  作为一名刚工作不久的单身男青年,老王的买房需求其实没有那么“刚”,租房住也完全能满足需求。

  但是去年7月份,随着土拍热度上升,楼市行情上涨,他心底逐渐涌起了买房的冲动,“当时就觉得房价要起来了。”老王说,这个判断让买房成为执念,也成为他那段时间的焦虑之源。

  当时老王已经工作了两年,手里攒了十几万块钱,家里再贴补一点,正好能够首付,况且购房政策很宽松,首套房只需要两成首付。

  老王想买个90平左右的新房,单价一万以下,总价在100万左右,首付二十多万就完全可以搞定,还款压力也不大。

  8月份,老王开始了看房之旅,在炎热的夏天里,东奔西走,辗转各大售楼处,想找一处最合眼缘的房子。

  老王买房的标准是性价比高,上班近,环境清静,比较倾向于买南部和东部的房子。

  看了一圈后,他看中了南边的中海国际社区,第一次去看盘的时候,价格是8000多一平,这个价格他觉得完全能接受。

  这个楼盘年轻人多,环境安静,配套正在成型,社区也大,是个不错的选择。老王很痛快地在这里交了认 筹金,等待开盘。

  在等待过程中,他发现不太对劲了。

  楼盘的价格一涨再涨,几天就变一个样,从8000一路涨到一万,再到一万二三。到了10月份,原定的开盘日期早一再推迟,开盘遥遥无期,而价格也飙升到了令人咂舌的一万五。

  “太不可思议了,这简直就是抢钱。”老王忿忿。

  于是他要回了认 筹金,转而去看其他的楼盘。在两个月的时间里,老王几乎把城区东南西北的楼盘看了个遍。

  西边绿地香榭丽有一套房子,价格七千多。某个下午,置业顾问给他打电话,说只剩最后一套房子了,要的话赶紧定。

  老王接到电话后犹豫了半天,最后放弃了。他想,这个楼盘还是太远了。

  东边的中建锦绣城,老王去看的时候是七千多,而旁边的万科幸福里价格在一万多,老王想,为什么锦绣城这么便宜呢,是不是产品太烂?还是不考虑了吧。

  开始看房的时候,老王揣着首付款信心满满,觉得选择余地特别大,但是房价边看边涨,在这个过程中,老王渐渐发现自己买不起房了。

  “预期不断被突破,底线也一再后退,一开始觉得20万完全可以,后来觉得25万不是很多,最后30万都不是钱了,就是这么一个过程。”老王说。

  到了10月份,市面上的楼盘价格已经几乎都上涨一个台阶,最后的最后,老王发现拿着准备的首付,基本买不到房了。“已经没什么选择了。”他很无奈。

  老王把自己想买的这套房子定义为婚房,看房之初,他坚定地表示,不看二手房,只买新房。但是到了10月份,他选择走进了一家二手房中介。

  看二手房的过程就简单多了,半个月的时间里,他看了几套房子,很快就定好了建设路附近的一套,70平米,价格在79万左右,首付21万,一个月还贷三千多。没纠结太久,他就交了定金。

  老王买房故事的尾声,正好与济南楼市转向的节点同步。

  在看二手房的过程中,济南楼市开始了第一轮调控,政策逐渐收紧。到老王买房的时候,首付从2成提高到了3成,公积金贷款额度也缩小了。

  去年10月起,济南楼市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调控风暴。首付提高,限购、限价、限售……一轮又一轮的限购政策让楼市的紧箍咒越来越紧。楼市急刹车,疯涨势头被遏制。

  再回头看去年的买房经历,老王发现自己正是在楼市暴风雨最激烈的时候入市的。

  在一年后的今天,老王回忆起过去依然心有余悸,那样的焦虑和恐慌,是再也不愿意去经历的。“四五年内都不想再看房价了。”他说,“但我并不后悔去年买房的决定,最后的结果可能不是最完美的,但是是我在能力范围内做出的最好选择。”